<cite id="muXDE"></cite><map id="muXDE"></map>
  • <span id="muXDE"><tbody id="muXDE"><tr id="muXDE"></tr><var id="muXDE"><audio id="muXDE"></audio><table id="muXDE"><link id="muXDE"><caption id="muXDE"><label id="muXDE"></label></caption></link><ul id="muXDE"></ul></table><ol id="muXDE"><embed id="muXDE"></embed></ol></var></tbody></span>
  • <canvas id="muXDE"></canvas>

        <option id="muXDE"></option><sup id="muXDE"><strike id="muXDE"></strike></sup>

          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          运行一年多仅交易四笔 首个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遇冷
          2019-10-18 13:31:14   来源:中国能源报 作者:苏南 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  ▲产股权流转平台发展的最大掣肘是小水电站产权不清晰

          ▲众多小水电站产权复杂,业主属性有民营企业、股份制企业、私营企业等多种形式,流转平台交易操作过程中,小水电站业主各方难以达成一致。

          (来源:中国能源报 作者:苏南)

          为有效盘活小水电资产,我国首个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于2019年10月18日在浙江丽水市正式开通运行。然而,平台运行一年多仅产生四笔交易,这个“成绩”与丽水市“中国水电第一市”的身份极不相符。记者近日了解到,目前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交易数量依然寥寥无几,与小水电行业的期待相距甚远。

          交易遇冷:平台运行一年多仅产生四笔交易

          凭借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,丽水市得以在全国率先开展水电产权(股权)改革。国内首个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2017年底正式运行时,已有26家水电企业进入平台开展股权托管培育及交易管理。

          丽水市水利局主任秦俊虹表示,在加快推进水电产权改革基础上,2018年进一步提升了小水电产权流转平台服务能力,并出台了相应的产权流转扶持、交易政策等,鼓励水电企业开展股权托管及线上交易。

          与此同时,丽水市政府今年下发了小水电产股权改革试点通知,进一步明确将缙云、云和、遂昌、景宁作为改革试点县。“政府推进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,旨在助推企业做大做强,打响丽水水电这张名片,为全国小水电行业发展提供丽水经验。”丽水市水利局原总工程师徐荣华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        与政府层面的多举措推动相比,小水电流转平台的实际交易成果远不及预期。截至目前,只有丽水市洋坑源水电站、松阳县青石坝电站、雅溪坑电站等4座电站在平台完成资产股权处置。

          丽水市松阳县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,从交易数量看,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确实冷清,但从浙江省内外的14家企业竞拍人竞拍松阳县青石坝电站、12家企业竞拍人竞拍洋坑源水电站来看,竞拍还是聚集了一定人气。“松阳县溪镇梅峰电站挂牌期刚满,后续将举行公开竞价,目前咨询考察者络绎不绝。”

          记者了解到,流转平台交易次数虽少,交易反响却不错。对水电业主而言,小水电流转平台提高了溢价空间;对买方而言,信息公开全面,拍卖过程透明,买的放心。以3月22日青石坝电站100%股份转让为例,经过29轮公开竞价,起拍价1900万元的电站最终以2920万元成交。

          症结何在:投资主体身份复杂产权不清晰

          流转平台交易的四座电站只是丽水市小水电产股权交易的冰山一角。近年来,该市水电站股权交易频繁,交易市场容量较大,但都属于私下交易。据不完全统计,丽水市已整体转让水电站78座,交易金额达31亿元,还有151座水电站进行了部分股权交易。“真正放到桌面上,通过产股权流转平台交易的少之又少。”丽水市水电行业协会会长李晓明向记者坦言。

          小水电业主缘何不买账?“如果私下能达成一致,为何一定要在交易平台上操作”“私下谈拢交易可以省下税费”等观点代表了不少小水电业主的态度。那么,影响业主态度的关键因素是什么?

          在李晓明看来,产股权流转平台发展的最大掣肘,是小水电站产权不清晰。“众多小水电站产权复杂,业主属性有民营企业、股份制企业、私营企业等多种形式。而且关键在于,流转平台交易操作过程中,小水电站业主各方难以达成一致。比如投资主体身份复杂,放到交易平台上交易,意见不一就需要沟通协调。”

          而且,因历史遗留问题、资料缺失、土地指标限制等原因,不少早期建设的小电站无法完成工程竣工验收,这类电站无法公开在流转平台上交易。此外,丽水市小水电产股权流转平台没有广为人知,交易便无从谈起。

          如何破题:完善交易平台制度

          作为中小水电产股权流转交易平台的设计者,浙江水利水电学院校长叶舟对本报记者表示,四座小水电站在平台交易说明设计是成功的。“五年前我主持‘建立丽水市中小水电产权交易中心’项目时,设计的是一个系统性改革,现在总算有了实质进展,接下来需要继续完善交易平台制度。”

          叶舟最初的设想,是将全国小水电股权转让交易全部纳入平台,届时可为丽水市800多家水电企业提供水电股权交易服务,预计可激活100亿水电资产,为政府增加约每年1亿元交易税收。如果预期实现,我国小水电产股权改革将进入新阶段。

          针对目前平台的运营状况,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丽水搭建小水电产股权流转交易平台在全国属“首吃螃蟹”,交易平台建设需要过程,不能一蹴而就。

          对于未满“两岁”的小水电产股权流转交易平台,业内专家普遍认为:

          ▲提高小水电交易平台的活跃度,首先要多宣传提高其认知度,让更多业内人士了解交易规则、政策等情况。

          ▲其次,要用创新思维解决历史遗留问题,对不能竣工验收的小水电站,可采取备案制的水电站竣工验收方式;

          ▲另外,平台培育期的税费负担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平台活跃度,政府可出台有倾斜导向的减免税费政策,支持平台初期市场的培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

          上一篇:三峡集团分别与中国水科院、南京水科院座谈
          下一篇:“绿电15日” 青海底气何在?

      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      评论排行